本屌祸祸女神的那些日子转自百度羊刁习吧(下)

aries 发表于 2022-10-26 75 次浏览

【已经快晚上,我们打算退房走。】
【我穿上内衣内裤,等着我姐洗完澡……】
【她出来了,我又硬了……】


我们在离学校好远的地方吃了晚饭
有说有笑,我回忆起去年军训她撞我的时候是不是撞到我jj了,她就脸红了
不知道是不是xxoo的作用,忽然好喜欢眼前的姐姐


【最揪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一直犹豫不决,她内心也动摇了】
【我已经感觉出自己对林芳的喜欢,只是,这种喜欢与对小维的不一样,不知道哪个算是强烈,哪个算是爱。】
【或许,这只是一个出轨,就如开始时说的,这仅仅算是出轨,并不代表会在一起。】
【我就此埋下困扰的种子,似乎,她也明白了……】


【小维与我的冷战,也算结束了,她保证不在理小森了,但是不保证小森不联系她。】
【由于出轨的罪恶感,我还能要求小维什么?她爱和谁发短信就发短信吧,已经不在乎了。】
【日子回归平常,只是,与林芳,我的姐,逐渐疏远了,见面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只是瞅着对方,在班里,谁也不说话。】
【想起以前上课总坐一起聊天,玩手机,内心窝的慌,渐渐的,课也变少了,我也总是窝在宿舍dota,不点名,也不去上课了。】


【日子似乎正常了】
【约会,dota。】
【而且我和小维在一次看电影中舌吻了。】
【我还是觉得我爱小维,和小维舌吻我也瞬硬。】
【可是没有摸她的冲动……】


【一天回宿舍,富男呼呼在上人人网,话说我还没有帐号。】
【另外提一点,泥马有钱人怎么基本都不怎么玩dota...】
【呼呼见我就说:“羊羊啊,你来看,这不是你上学期追的你们班女神嘉玲么?别说还挺好看!”】
【我次奥?我还没看过,赶紧去看看!】


【我得问问我姐,虽然现在她把我当陌生人,我内心挺难受的,但我没把她当陌生人啊,怎么着也是我姐!】
【不知是按捺不住疑惑还是最近的冷漠,我挑了一节必点名的课去了,憨厚的老师最惹不起。】


【回学校的公车上,她躺在我肩膀上,看着好安心】
【而我心里暖暖的,可是焦虑感逐渐袭来】
【而且我也很费解人生,我追了小维三年,好了半个学期,却只是亲亲脸,而和一个后来结识的女生却能在一条短信后达到这个地步】
【我不知道是不是开始出现问题了,而问题已经出现了】


【考虑到她和小维住一栋楼,她也怕被别人看到,走进校门就各走各的了】
【我想我俩都糊涂了,不知她出于什么目的与我出轨,事实已经发生,随之而来的是背叛小维的罪恶感】
【晚上姐发来一条短信:“我跟我男朋友分,你和小维分么?”】
【我回道:“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好么。”】
【她便再没有理我,而小维也一直没理我,忽然,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人了】


【这段期间我内心天天纠的慌,小维已经有点和好的意图了,而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林芳,我的姐...】
【在班里,我们行同陌路...】



【晚上,见小维没有见我的意思,我决定给林芳打电话。】
【她接了。】
「姐...」
「嗯...」
「我们在哪见一面么?」
「学校附近的小区里吧,万年花城北门……」



【如约,我们见面了,躲躲藏藏怕被别人看见,我们在小区不起眼的角落找了个长椅坐下,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就互相对视,互相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脸,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舌吻代表初吻的话,我的初吻也是她的……】
【我们就在小区的椅子上坐了半个晚上,拥抱,亲吻……】
【至于结果,她也开始犹豫了,内心都有份自责,是否彼此内心是真正喜欢对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维和她我更爱谁,回宿舍后,依旧纠缠不清这个问题。】



【在一次酒后,我们还在一个塔楼的安全通道里打了野一炮。】

【谢谢大家支持,去第二季原帖顶去吧= =这里只是备份】

【来到教室,我硬厚着脸皮坐她身边,她并没有反感和躲避。】
【还如以前一样,但心里不是滋味,她瞅我的眼神变了,对我的语气和态度也变了,话里话外总是没有以前那么随性。】
【我只是问问关于嘉玲男友的事,为什么当初嘉玲有男友还帮我追她?】
【她鼓了下嘴,说:“我也不大清楚啊当时,再说你不是有小维了么?问这干嘛?”】
【一想也对,问这干嘛,我又说道:“你和姐夫怎么样了啊?”】
【“我俩也挺好的啊……”】
【“哦……”】


【不知道为什么,“小维”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了,心总是凉一下。】
【或许...】


[回去的公交上,我望着窗外的风景,如此急迫的匆匆闪过,一幕幕记忆也随之划过。]
[忽然好不适应,以前一有这种心事,我都第一时间找姐聊,可我现在拿出手机,真的不知如何打给她,因为不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倾诉对象了。]
[可就在这时,我姐短信发来了:她要出国了吧?]
[我不知道回复什么,短信总是编辑、删除,再编辑、再删除,最后索性不发了。]


[回到家,爹妈正在打包行李。]
[我那个改嫁他乡而且从来没咋照顾过我的姥姥病了,爸妈要去探病,估计不是什么大病,也就不带我去了,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调费。]
[故事不得不俗套了,就是我家将近一个礼拜都没人......呵呵,小羊我是好好画画呢,还是一笔带过呢?]


[爹妈走的第二天,我说想她了,也告诉她家里的事了。]
[决定一起去饭店吃顿午饭。]


[见到她了,化妆了。]
[大家让我好好画,我就好好画几张哦。]


【都散了吧,回想我姐的话,“你不是有小维么?”是的,我有小维,而且很喜欢她,我还在想什么,对小维的背叛反而让我对小维更加体贴,每个月都把钱花的一分不剩,只为小维跟我这个吊丝别受着委屈。】
【是的,我们升温了……】


【我这正升温呢,一天回宿舍,看到呼呼打包好行李正准备走。】
【原来,他要和女友出去租房住,钱都交了,我一顿迷茫。】
【“虽然你玩dota打野都死超鬼!那我也舍不得你啊!呼呼!”】
【呼呼乐了,说:“没事!只要我媳妇课多不来住的晚上,我都回来住!”】
【“哦!好!保重身体!”】


【呼呼这下可爽了,不得天天晚上屁I眼朝天干到冒烟啊...】

[怕被护,盖被子了。。。]


[时间不等人,虽然这学期一过,暑假小维就要走了,但确实和她在学校腻歪会,周末出去约个会,也就没什么可做了的,我大部分时间开始投入游戏中!]
[沉迷dota了,你们看我cos的啥都有啥装备?继续留11id,我不搬砖了无人黑走起!]


[这学期期末什么好交代的,就是个没日没夜突击,考完最后一科我和小维打车回去了,因为她打包了不少行李。]
[她一脸的忧虑,我问她怎么了,她装笑说没事,其实我都知道,只是掩盖着心伤。]
[东西很多,我帮她拿上去了。]


[上楼的时候,她亲了我一下,到家了,她迅速进屋了。]
[我能听到门后的哭声...]


[她快走了...]

[吃饭的时候,她总是欲言又止,我怕她说出来难过,便总说别的话题。]
[该逗她乐逗她乐!]
[我宁可她什么都不说,开开心心的走掉,到了国外再告诉我。]
[饭吃完了,我俩在街上散步,这艳阳天的大中午。]
[她打了个哈欠,我便开玩笑的说:要不去我那吧?]
[她半饷没说话。]


[好啊,正好跟你说件事。]

[我终于把她护了。]
[发现,还是和自己女神爱爱比较爽!]
[自打第一次完事后,接下来的几天,她没事就来我这,我们就不停的爱爱。]



[可渐渐的,每当激情的时候,睁眼是小维,闭眼却是林芳]
[小维开始提出疑惑了:你和我做之前,是不是处男?]
[我哑口无言,呆滞了一会,说:我是啊。]
[她说:可是,小森第一次笨的要死,你比他...]
[我马上生气了:能不能不提他?!]
[小维看到我生气,才停止了追问。]
[其实,生气是我装的,我忽然很乱,内心里,不知所措了。。]


[终于,这个暑假过去了,她走了。]

[我没能送她,她父亲开车送去的。]
[那些生离死别的催泪场景我就不画了,总之很难受。]
[以下是她走前发给我的邮件:
羊羊:
对不起,我走的很仓促。本来在我出国前,我不想再找男友了,因为分开时我会很伤心,可是你一再的打动我,我不得不选择和你在一起,真的,你对我很好,这段日子我很幸福。
羊羊,不知道为何,我没有办法正确面对你,可能你对我太好,太呵护,让我受宠若惊,可是,我并不确定,我内心对你的那份感情,是感激还是爱,到现在你我直视时,说过「我爱你」么?或许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够长。
当然,别担心,我并没有分手的意思,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是你没发现么?我总能在你眼神里发现一丝忧伤,可能是你知道我会出国,却一直装傻吧。
羊羊,我们会一直好好的吧?希望你能在北京好好照顾自己,也不用担心我!我们要保持联络哟!
你的
小维
2009年7月4日


[一路上,她没有说话。]
[我只是拉着她的手,她的手握的时紧时松,很快,我们到家了,她坐在沙发上,我去给她倒水。]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把我逗乐了...]
[她说:羊羊...我...]


[嘘。。。]

「其实...我都知道,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不想你担心我。」
「我也都接受了,我也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我只想在你走之前,好好照顾你,爱着你,陪着你。」
「至于你走了,分不分不重要,我会等着你回来!」
「我...」


[我。。]

【更完这个故事,希望大家在贴吧宣传让更多的人看到,并且在最后的时候,帮我加油!我要去追回漫画里的她!我先卖个官司,求大家不要过问,静静的看我的故事!】

[由于盗贴猖獗,我以后每个图都标注作者了,不是我小心眼,因为我必须让大家关注到我,同时希望转帖的同志尊重我的成果。]
[文中说道小维走了,我回到学校,基本不点名的课我就不去了。]
[天天沉迷电脑。]
[一晃就是一个月。]


【第二天下午放学,呼呼给我打了个电话。】
【呼呼:“羊羊,我柜子里有个鞋盒,鞋盒里有一个mix酒卷,我记得好像两天内内不取酒就作废了,还有一整瓶芝华士,你取了自己喝吧,作废就浪费了,挺可惜的。”】
【我:“是不是能续日期啊?”】
【呼呼:“别了,这辈子不去工体了。你就取了吧,当我给你的圣诞礼物!”】
【我次奥,顿然幸福了,有个富二代朋友真好,这一去还能看大妞。】


【又是一年平安夜,人人都很幸福,就我很糟心,和小维冷战,让我从道歉到恼羞成怒到胡思乱想,她怎么了?至于这样么?】
【出国大部分都是高帅富,以她那姿色和欲望,肯定有人追,是不是被护了?】
【平安夜最后一节课是折王的课,必须去,我深吸一口气,去往教室。】


【有点小迟到,可是我又在楼梯间碰到我姐了。】
【一如继往的被冷落,我内心又一通刀绞,还是按耐不住,“姐!”】
【她回头了,微笑:“快进教室吧,要不赶不上点名了。”】



【她不让我和她一起进教室,她先进,两分钟后我进。怕被同学看到说闲话,我忍了,现在这么防着我?】
【话说,离我坐的好远。】
【莫名的痛,使我整个胸腔憋的厉害,我不想这样,真的,我不想这样,我知道,是我造的孽,但我不想一见到她就如此难受,不得不承认,我很想她。】
【临近下课,我发短信说:“平安夜有约么?一起吃个饭吧。”】
【她没理我。】


【她男友是不是来陪她?所以不理我?】
【下课了,同学们稀稀落落的开始往外走,透过人群的缝隙,我看到她还在那坐着,直到教室里空无一人。】
【我傻乎乎的望着她,她好像在抄笔记,忽然,她合上本,装进书包,拿起手机。】
【等待了一会,“喂,妈,今晚不回家吃了。”】
【当时我内心的五味瓶碎了,酸甜苦辣辛散了一肚子,至今我都清晰的记得那个感觉。】


[而我姐,林芳,听说也很少上课,我们在学校几乎碰不到,有次和嘉玲聊qq,嘉玲说我姐在学习,考证,打算考研什么的。]



[有一天不经意在教学楼走廊碰到我姐了,她只是冲我点了点头就想走。]
[我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了。]
[我大喊:「林芳!」]
[她愣住了,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心如刀绞,咬破嘴唇说:「林芳,我姐呢?」]
[她想了很久,「你姐,她离开了。」
[可能是我一手制造的错误,如果当时我控制住自己,或许,我俩依旧是过去开心的样子。]


[班里组织去ktv,喝多了,我就随便唱了一首「桔子汽水」,是当年暗恋小维时自己在洗澡时学的,赢来阵阵掌声!]
[我次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是展歌喉就被大家一致好评,之后慢慢在班里传开,又在院里传开。]
[最后传到院文艺部里了,马上就歌唱大赛了,我被传唤了,在给文艺部部长唱歌后,被选,代表院去参赛。]


[我很轻松的过了初审,拿到舞台资格!。]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感动小维的点子!]
[主持人已经在报幕了,下一个就是我,我拨通了小维的电话,让她仔细听,别挂,我把手机放进裤兜里,还不能离麦太近,因为会干扰到麦克。下面来了好多我们院的,还有宿舍的,呼呼也来了,他们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前所未有的自信,小维,我要让所有人听到我对你的爱!]
[前奏响起,我开唱了,台下静悄悄的听着,不时响起节拍的掌声。]


[我刚唱过高一潮部分,我们院文艺部先后安排了两个小学妹给我送花,最后一个学妹长得挺漂亮的,台下就开始起哄了!]
[「亲一个!」「亲一个!」......]
[我当时就尿了,强忍着曲调唱着,生怕注意力分散跑音串歌词。]
[可是。。]


[这事发生在大二上学期,十二月初,任我如何拨打她的手机,给她发短信,都没有答复,我次奥,她怎么那么小心眼...]
[我几乎发动身边所有知情人士都去她校内或其他途径间接解释发生的事情。]
[可是校内不许添加好友,QQ永远是灰的,邮件沉的比D8帖子还快。]
[煞笔了。]


[晚上,文艺部的让我进他们的群,虽然没拿好名次,还是被追捧成御用歌手,我进了群,上来就问:谁起的哄?让人亲我?]
[半天没人理我,终于有个叫杨杨的回复我:其实我当时没办法,觉得不亲你,台下观众会嘘声一片影响你发挥,从而影响咱院成绩。]
[我无语了,但忽然觉得和她有缘,就加好友了,她同意了,闲聊两句后,便谁也没理谁。]


【这时嘉玲弹我,我次奥,百年一遇,莫非她喜欢上我了?我立刻停止歪歪。】
【嘉玲:“羊羊,那天你唱的真棒!”】
【我:“谢谢哈!你也去了?”】
【嘉玲:“是啊,我和你姐都去了!还有亲你那妹子真漂亮!”】
【我:“哈哈,别调侃我了,害苦我了,小维都生气了!”】
【嘉玲:“不会吧?那么小心眼?不过话说回来,你和小维咋样了?”】
【我:“挺好的,都挺好的!”聊到这,我拿出手机,按键,「您拨打的电话无法...」】
【次奥,哎,又和嘉玲闲聊几句我便下线了。】


[我鼓足勇气,走到她身边,想问她是不是和我去吃饭,可却傻站着,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拿起包,对我无奈的笑了,「走吧?」]


[她走在我前面,看到她消瘦的背影,脑海中闪过好多和她的记忆。]
[为什么听到她同意一起吃饭,我内心满是欢喜?]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似乎,爱过她......]


[看到这,大家肯定都在质疑我,可是,这个揪心的故事我既然说出来,就不怕大家指指点点。]
[我确实放不下小维,那个从高一就一直喜欢的女孩,当时的我根本承受不了那种伤痛,而面对林芳的爱,我依旧分辨不出那份感情出自何方。]
[或许,这就是错过和纠结吧。]


[元旦前的一天,我们去了一趟西单,在商场里,看到一家照大头贴的,她想一起合照一个。]
[可我忽然想起了小维,最近有些冷冰冰的邮件问候,我知道她在小孩子脾气,对于和我姐照大头贴,我拒绝了。]


[她发了半天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有点失落。]
[我想了想,要不就照吧,可她拒绝了。]


[元元旦的晚上,我正在抽烟,我姐发了条短信过来:
「弟,我和他分,你和小维分么?」]
[或许按往常吊丝逻辑:好不容易护到的和轻松护到的,前者更珍贵一些。]
[可我全然纠结了。]
[我想让她在给彼此点时间。]
[她回道:「那算了吧...我好累...」]
[那晚我彻夜难眠,真的,我也好累。]


[不知道我这叫执着、懦弱还是,煞笔...即使现在正和小维冷战,我依旧放下小维和那些年的念恋。]
[就这样,我和林芳又成了陌路人。]


[忽然,我终于发现内心的一个疑惑,她是不是还喜欢我。]
[就在她要打开教室门的瞬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快步上前按住教室门,同时按了门旁边的关灯按钮。]
[抱住她。]


[大脑空白,我吻了她,内心洋溢的暖流冲然而上,不知亲了多久,我们离开了教室。]


[我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下雪了。好美,她在雪的衬托下,也好美。]
[大家可以骂我没心没肺,可当时,我脑子都是眼前的林芳。]


[我让她在超市等我,我回宿舍拿呼呼送我的芝华士,然后我们去附近的美食街。]
[奢侈一次!打车去!不就十块钱么。]
[出租车里,可能是内心的喜悦导致,不知怎么便秀逗了,我对司机说:师傅!今天我和她订婚了!看我未婚妻漂亮不?!]
[师傅通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漂亮!真漂亮!小伙子你真有福气!。]
[听的我那个欢喜!]


[到美食街了,我们看到远处有棵大圣诞树,拉着手走了过去。]
[雪..圣诞树..霓虹灯..我和林芳。]


[脑子都是她,我想起出租车里开的玩笑,又想起上次出轨后一直的躲躲藏藏,不管在学校,还是内心,那份喜爱,总是躲躲藏藏的,便抱住她说:姐,我们做一晚上的情侣吧!]
[「嗯!」]
[「那现在开始啦!」我又挺了挺胸脯,对他说:「老婆...」]
[「嗯...」]


[晚上吃的焖鱼,和她有说有笑,我张嘴一个老婆,闭嘴一个老婆,总觉得叫不够。]
[当听不再叫我「弟」,而叫老公时,无法形容那心情。]
[酒喝着喝着就晕了,一晕就不知道在干什么,只知道再看时间十一点了。]
[小维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圣诞快乐,我再打回去,还是无人接听,恼火。]
[可此时脑子里真的装不下小维,因为林芳喝多了,一直在哭。]
[她在哭她和她男友的感情,也在哭我们的事,一直拉着我重复一句话:「你别走...你别走...」]
[而我一直在哄她,我从没走过。]


[圣诞节后到元旦放假的几天里,我们做了一次逃避和妥协,就是她不和她男友分,我也不和小维分、为了保护彼此另外的感情和不受伤害,我们的恋情依旧是躲躲藏藏的,吃饭、逛街、看电影尽量离学校很远,我们再没发生过性关系,但内心已经彻底喜欢上对方了。]


[可内心的伤痛,让我打不起精神。]
[寒假的前一天晚上,呼呼回宿舍过夜了,wower和dotaer全都网吧通宵,宿舍只有我和呼呼,我把经历告诉了呼呼,他显得比我还纠结,也不知怎么选择。]
[他还提醒我,那天去夜店,带小维去的那个女孩是呼呼好友,与小维一起出的国,说好多人追小维,让我很烦躁。]
[恋爱真累!]
[半宿的聊天,什么结论都没得出。]


[放寒假了,和小维偶尔有些来往,可是感情很淡了,可能是因为我姐的出现。]
[我整日dota,因为可以让我忘掉些伤痛,打发时间。]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哭笑不得,次奥!装什么啊!干也干过了,爱也爱过了,都单身了你拒绝我?以为我这个吊丝没了你就找不到媳妇了?]
[我没有悲伤,没有失望,而是一肚子火,为什么这样?次奥!]


[知道么?心凉以后,真的觉得自己谁都不属于,自由。]
[果断卖队友!求不吐槽。]


[我在qq上要了杨杨电话,嗖嗖嗖的硬着穿好了衣袜。给呼呼打了个电话。]
[我:「呼呼!你媳妇有不要的泰迪熊娃娃么?新点的。]
[呼呼:「没有,我媳妇不喜欢娃娃,不过不要的情趣用品我这多,女王服要不要?护士服要不要?震动棒鞭子蜡烛我都能给你!我最近还弄了个很写意的东西,你要不要?」]
[我:「啥?」]
[呼呼:「印度神油!可他娘的带劲了!」]
[我:「给我留着,我出去办点事!」]


[我来到附近玩具店,我次凹,这老板娘标准的良家模样啊。]
[这刚开春就穿个粉丝袜,你够春心荡漾啊!]


[我来满足你吧!]
[切克闹!剪个洞!]

[小维过年不在北京过,我连面都见不到。]
[我经不起还剩两年半的猜疑,和她对我的冷落,过年只通了一次电话。]
[简简单单的分手了,我希望她以后能幸福。]
[或许,也有我姐的缘故吧。]
[和小维分手后,伤心了几天,可是忽然觉得轻松了。]
[越是临近开学,我越发的想林芳,要不开学...去追林芳...]


[开学前发生了这么几件事情。]
[一、吊丝本性回归!不在多愁善感!]
[二,通过人人网,发现嘉玲单身了!我姐单身了!]
[三、由于无聊,去文艺部的群发布dota开黑组队信息,泥马杨杨居然会dota!]
[我踌躇满志,这是肿么了,阳光普照,这一年还都分手了,跟南飞的大雁似的,没一个掉队的!]


[开学了,呼呼约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我们先是互相问候,聊了会过年的事,然后他说:「羊羊,是这样的,我媳妇爹妈给她也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她父母家教严,婚前不让我俩同居,虽然我俩都同居一学期了,但不能让她父母知道。」]
[呼呼又说:「他家也是外地的,她妈一个月就过来一趟,所以我以后就住她那了,我租的这个房子还有俩月到期,现在退房押金就没了,里外都是那些钱,我就先不提前退租了,你没事就过去住吧。」说着把钥匙给了我。]


[下了学,我来到呼呼租的房,我次凹,简直碉堡了!一屋子嘿咻的气味!床上还有双丝袜!]
[又硬了!]


[在楼下超市,所幸买了好多储备粮,呼呼房子里有宽带,以后就驻扎在这里了!]
[第二天,我清晰的记得,上午最后一堂课,是在计算机楼三号教学楼上的,我给我姐发短信,叫她下课等等我,我有事要对她说,她答应了。]


[三教楼下有棵树,我把我姓刻上去了,等她同意了,我再刻上她的姓。]
[她就站在树下,我心想,反正什么都做过了,曾经也爱过,八九不离十,只欠我告诉她我和小维分手了。]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一把抱住她,我不怕被同学看见,因为我单身了。]
[我抱住她,说:「姐,我和小维分了!我们好吧!」]
[林芳愣了,半天没说话,挣脱开了。]



[她犹豫了会,笑着说:「我再考虑考虑吧!」]
[我傻了,「我不是和小维分了么?为什么?」此时此刻,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尴尬的人。]
[她说:「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可能我们不太合适,你我都回去再想想吧!」转身走了。]


[先生....洗头房出门左转。。]

[杨杨下午没课,我在校门口约到她,当学长真好啊,小学妹一约就粗来。]
[熊给她了,她很开心!]
[我觉得我应该摆脱小维和林芳的阴影了。]
[半个月伙食费没了,次奥。]


[按往常故事的尿行路线,估计是这样的。]

[可是小学妹哪有那么好护啊,再说我也不想护她,我喜欢御姐,她不是我的feel。]
[那天确实玩得很晚,也在我这休息,只是各睡各的,一上一下。]


[杨杨走了,两天后事情就院里传开了,说代表咱院参加歌唱比赛的羊羊把上台献花亲他的女孩护了,说什么的都有,总之过夜是真,护了是假啊。]
[不过我倒是挺得意的,不知哪来的满足感。连呼呼都发来贺电:「房子刚给你几天啊就把妹子护了,保重身体啊,要印度神油不?」]
[我都无了奈了,但在教室碰到我姐,她一脸不屑,「老弟你够行的啊?这么快就搞到一个?」]
[对于她拒绝我,其实我挺赌气的,故意骗她说:「速度吧?」]
[当晚我姐就把她和她男友的日常合照抛到人人上,我心里忽然酸的很,最终我想通了,各过各的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由于谣言的鼓动,加之林芳对我的冷漠,我和杨杨越走越近,但还只是普通关系。
[很奇怪,我对杨杨的情感很像最初对小维那样,爱护和关心多一点,并没有当初对我姐时的胆量,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一天在网吧带着同学和杨杨开黑,我被父母一个电话火速叫回家,原来我改嫁外地的姥姥过世了,去年父母去探病时还好好的,但说走就走了。]
[当晚和父母坐席长谈,姥姥只有我妈一个独生女,所以在北京的房子留给了我结婚用,由于家境一般,房子继续往外租。]
[还有就是明年北京就开始摇号买车了,摇到号牌的几率在几十万分之一,所以父母打算拿出积蓄先买个不贵的车,毕竟以后上班了都有需求。]
[那一晚之后,我是有房有车的人了,可能在物质上告别了纯吊丝,但请吊丝们看在之前作者给你们带来那么多吊丝欢乐的份上,耐心的把故事看完......]


[大二结束后,看似顺理成章的事顺理成章了,我护到了杨杨。]
[可内心总有份不甘,就是对林芳的,而对杨杨的爱更像是一种报复,一种无奈,偶尔的还是和林芳有联系的,但仅仅是问候,当然,答复总是:我挺好的。]


[她抱着熊与我一起散步,忘了交代了,呼呼租的房子就在学校北门对面,小区花园很好,我们就往那溜达。]
[也不知怎的,杨杨滑了一跤,摔路边积水里了,熊,她,全湿了,还沾着泥。。。]
[我说:我租的房子就在楼上,上去先换上我的干净衣服吧,有洗衣机,我帮你洗了,你穿我衣服回宿舍再换衣服,改天还我衣服就好。]
[说完我觉得我帅呆了,这明显是该帅富拥有的气质,她同意了。]


【进屋后,我给她找了一身我平时穿比较有型比较紧的衣服,她抱着衣服去卫生间了,我打开笔记本准备DOTA。】
【她忽然说:“学长啊,能顺便洗个澡么?学校洗澡太麻烦了呀……”】


[能!洗吧!]

[伴随着对面彩笔对我的赞赏和敬佩,一一退出了游戏,我内心很是开朗。]
[我来到卫生间,次奥,带泥的衣服不扔地上扔到雪白雪白的洗衣机上?你怎么这么麻烦?洗你衣服还得给房东擦洗衣机。]
[太不厚道了,要洗就全洗嘛,留个外衣外裤算个啥...]


[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这么玩过去了,晚饭...我从储备粮里拿出面包,又去厨房拿呼呼剩下的半包雀巢粉冲了一杯饮料,看着@esport海涛 傻得要死还中规中矩的解说,我心里那个惬意。]
[次奥,这小日子太滋润了,老子就是没钱,有钱我也租房子住了。]
[傍晚,门铃响了,是杨杨,我次凹,你这抱着一筐衣服就来了?]


[她卖萌了,「学长...这是我最近没戏的衣服,宿舍水好凉,作为外地生好可怜的。」]
[我心说,我本地吊丝也在宿舍苦逼的洗啊...哎,成吧,我帮你洗。]
[她还背了一个书包,里面是叠好的我的衣服,还有一台笔记本。。]
[她拿出本本,放在桌子上,望了眼夕阳,说:「我和你玩几盘吧,宿舍网速都让我疯了。」]
[我次凹,这是要闹哪样啊...]


[Dota这类游戏吧,不知为啥,玩起来真能望了护妹子,一玩起来我都懒的歪歪了。]
[她霸占了我的桌子,我坐在垫子上跟窗台上玩,话说她好菜啊,不过领悟能力极强,我让她用了一晚上辅助跟我一路,没人抢刀的滋味真好啊。]


[大学的后两年,由于课越来越少。我基本就不上课了,在校网结识了几个dota玩得好的,每日vs黑1接队打cw,不知出于什么想法,我们五个越打越自信,虽然没有人要去打职业,但总想在毕业前在全国比赛拿个名次,整日练习,不去上课。]
[而杨杨似乎玩兴比我还大,由于她水平不够,我们只有人不齐的情况下带她开黑,其余时间都在wow,她在游戏上有天赋,玩什么像什么,所以在工会里很有人气。]
[我和杨杨的感情持续到了大四,而发展却越走越畸形,由于沉迷游戏,天天只知道玩,偶尔去一趟夜店,大四那年一两个月才同房一次。]


[毕业前,我和杨杨的畸形恋情结束了,她比我小一届,还得上一年学,尤其是不能陪她玩了,关系日渐疏远,最后还是分手了。]
[我这么轻描淡写和她的分手似乎显得很轻松,其实不然,毕竟两年多的感情,我们都难过了一阵,可彼此都发现,除了玩游戏合得来,确实好多地方都不合适,所以分的很干脆,也算是分手愉快吧。]


[发烧接近四十度,连烧三天,普通治疗无法退烧,我整个人都快熬不住了,之后住进了icu,诊断出是胸膜炎,需要进行胸腔穿刺,手术后,我住进了普通病房,由母亲照顾我。]
[退烧的那个晚上,母亲问我:「林芳是谁?烧的时候总念叨。」]
[我什么都没说,忍着胸腔的痛,抱着母亲痛哭...]


[出院后,医生嘱咐至少要在家静养三个月,复查胸腔没有积液了,再去上班。]
[养病的几个月里,我整日傻躺着,不想说话,写写画画,偶尔dota几盘,但还不让玩时间长,母亲给我买了个ipad,让我老实在床上躺着养病。]
[病养到2012年10月,医生虽然让我继续静养,可我已然坐不住了,因为这几个月的静养,我总算放下林芳了吧。]



[身体康复的很快,当我自由呼吸外面的空气时,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吧。]
[我投了一个月的简历,家里也帮着找了找关系,加之我扎实的美工基础,我被一家杂志社聘为实习美编,没什么大问题的话,两个月就能转正。那时,已经快2012年11月了。]


[上班以后实习工作量并不是很大,我有充足时间上网看视频,逛贴吧,逐渐,丧失本性归来!]
[闲暇时我开始连载「本吊祸祸女神的那些日子」,起初目的是打发时间,用自己的一些搞笑经历逗吊丝们一乐,可更到坐大巴去军训时,我有点想林芳了。]
[其实当时我就不想更了。]


[毕业论文让我忙了一个礼拜,有一天我开着我的小破车来学校,参加答辩,答辩很顺利,只要你听导师嘱咐,非常简单就能过。]
[那天见到林芳,看着她冷漠的表情,我不知道说什么,但心里确实想和她交谈,诉说这两年的迷乱和纠结,见到她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平时的那些纠结,是因为想她。]
[我记得我和杨杨好了以后,林芳没过多久就把人人关闭了。]
[她现在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答辩结束,我们简单聊了一会,谁都没问谁的他。我想开车送她回家,她拒绝了。]


[照毕业照的那天,我早早就到了,望着远处的停车场,忽然驶停一辆车,我姐从副驾下车,我看不清开车的人长什么样,是他男友吧,车也不错。]
[忽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是嘉玲,嘉玲说,「羊羊呀,等会把咱班男生凑一凑,分别合个影呗?」]
[「好的!」]


[嘉玲叫来几个女同学,我叫来几个男同学,然后依次合影,而我和我姐却总故意避免着照在一起,嘉玲忽然说:「羊羊,你和你姐来一张呗?」]
[我望着远处她男友的车,叹了口气,我姐也堆着笑容推辞,最后还是没照成,我想,这都是伤痛吧,何必照下来以后再看到伤心呢。]


[穿学士服照集体照之前,有个便装的集体照,摄影师并没有要求高矮站位,只要站差不多就行。]
[真戏剧性,站我右边的是林芳,而林芳右边的是嘉玲,为何嘉玲这种类型的女孩为永远都那么开心呢?]


[算了,何必呢?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悲哀了,错过就错过吧。]
[一上台我就看到林芳手揣在裙兜里,打破一下凝重的气氛吧。]
[我对她笑着说:「姐,你兜里揣着什么呢啊?」]



[她笑了,笑容还是那么美丽,但说出的话让我心碎,她说:「早晨刚领的结婚证,要不要看一下我们的结婚照?」]
[你这是让我对你羡慕嫉妒恨么?要不要这么残忍?]
[不过无所谓,我没理她,摄影师准备照相了。]


[等学士服照的时候,她们去了第一排,照完,她就上车走了。]
[领毕业证的那天,我没有看到她,毕业照放在一个大信封里,被毕业证和学位证夹着,由于哥们们催着去吃散伙饭,我也没看,也不想看,便去吃饭了,散伙饭大家都哭了,喝了好多酒,我哭的最久,不知为什么,停不下来......]
[林芳,再见......]
[回到家,我把所有有关大学的东西都锁在了柜子里,然后就病了。]


0条评论

如需评论,请填写表单。
换一个

记住我的信息